重案:大理一小山村母子杀了个72岁老人,全村和死者家属为他们请求轻判……

10-12 20:16 首页 施怀基
戳上面蓝字"施怀基"关注独立思想、独到观点!


大理母子杀人,全村和死者家属请求轻判还有爱心人士送来关怀……

(杀人者罗乾英的母亲,罗洋才的奶奶,这位八十岁老人说到自己老实本分、屡被欺侮之后反抗杀人后被判刑的女儿,不住落泪。她说她白天黑夜忍不住哭,眼睛已经哭瞎了……)

       “一想(女儿)眼泪水就出来了,晚上整夜整夜睡不着,想女儿和孙子,我眼睛都哭瞎了,就怕活着的时候再也见不道她了……”

        2017年5月6日,我陪着大理乔木装饰公司的几位爱心人士,到鹤庆县六合彝族乡对几位家庭贫困的学生进行资助。在松园村委会龙目盘自然村资助对象罗九妹家中,见到了这位见人就流泪的老人。

        她50多岁多病的女儿罗乾英和孙子罗洋才,此时,已经在监狱里度过了快两年。

        罪名是故意杀人。

        两年前,这对母子一起,杀死了同村一个72岁、叫做黄老五的五保户。

        案发时间是2015年6月18日18时许,城里人早已经开始吃饭,但对于贫困农村松园村的普通农户来说,可能还在田里干活。

       五十多岁的农妇罗乾英,干完田里的活后,拿起随身携带的防身木棒回家。

       松园村龙目盘自然村是一个很小的村子,在距离县城约30多公里的山上,又紧邻鹤庆到六合乡的主公路旁,常常有车子路过,平时,治安也没什么问题。

       但一个人到地里干活的农妇罗乾英依然害怕、恐惧。

       在一个月前,2015年5月25日,她刚刚被同村一个叫“黄老五”的五保户打伤。当时村里曾经为她报警,但派出所还在调处之中,尚未有处理结果,黄老五依然在村子里耀武扬威,她随时可能再次遭致殴打。

       2015年,松园村的五保户“黄老五”72岁。

       “五保户”一般是农村无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无法定赡养扶养义务人或虽有法定赡养扶养义务人,但无赡养扶养能力的老年人、残疾人和未成年人,国家对他们五保“保吃、保穿、保医、保住、保葬(孤儿为保教)”。

         “黄老五”享受着“五保”的政策,不过,似乎却未对这个社会有感恩之心。在村人、知情者、公文的描述中,他反而“是一个危害乡里、欺压百姓的恶霸”。

        早在2001年,黄老五因为故意伤害罪被鹤庆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出狱之后,黄老五并未悔改,又于2014年,因为制造枪支,再次被鹤庆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这是证实过的材料。而据多位村民讲述,全村人中,几乎没有哪一家没有受过黄老五的害。比如黄老五常常拿石头打人、用石头砸邻居的门、拿汽油威胁村民、甚至差点打伤了一个过去的村干部——如果不是那村干部骑着摩托车跑得快的话。而这几年农村青壮年男子常常外出打工,留守的多是老弱病残,对于不怕死,动不动嚷着要烧要杀的黄老五,全村几乎没有不恐惧的。

        如果不是2014年黄老五被判缓刑,如果是缓刑期间黄老五再次为非作歹能被有关部门收监,也许就不会有后续的悲剧。但2015年5月25日罗乾英被殴打报案之后,也许因为黄老五已经年过七十,有关部门还在一直犹豫,于是,就到了2015年6月18日18时。

          带着缓刑殴打了罗乾英的黄老五继续在村子里耀武扬威,长期患病的农妇罗乾英尽量躲着绕着出门之外,还准备了一根长约1米的木棒防身,以免再次受到伤害。

        但这晚她还是没有能躲得开黄老五。

        据她供述,她从田里回家的路上,黄老五刚好迎面而来,看到她就骂,随后,又捡石头要打她。

        这个长期生活在恐惧中的农妇, 提起木棍就打,打在黄老五的头上,肩膀上。

        此时,罗乾英的儿子罗洋才在家里见母亲这么晚都没回来,就去找,刚好看到她拿木棍在打黄老五,而对方手里拿着石头,就冲上去抢了木棍帮忙打黄老五,直到对方躺在地上无力反抗,这才离去。

        如果这个时候,罗乾英和儿子及时通知村里,或者报警,或者报120,事情就会有另一个结局,黄老五有可能会被就活,即便死了,母子可能也是防卫过当。

      当这对没有文化、对法律毫不知晓的农村母子,以为没人看见,以为黄老五祸害全村已久,死了也是该死。母子回家之后,约20时许又返回查看,发现黄老五已死,于是,悄悄把黄老五挪到不远的地方埋了。

      2015年6月20日,罗乾英、罗洋才母子在亲戚的陪同下,到鹤庆县公安局自首,并交代了6月18日在龙目盘村将同村黄某打死后掩埋在附近山上的事实。

       在公安机关侦查该案的过程中,松园村委会以及许多村民证实黄老五平常在村里游手好闲,有犯罪前科并多次威胁、欺压村民,并曾刺伤村民黄水泉致其重伤!

        此后,在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时,村民联名写材料,请求法院对罗洋才、罗乾英母子从轻判决;而黄老五的亲属,也认为黄老五在案件中有过错,出具保证书和谅解书,主动放弃对罗洋才、罗乾英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权利,并表示原谅罗洋才、罗乾英,请求对二人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2016年1月27日,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分别判处罗洋才、罗乾英有期徒刑六年。而据罗洋才的亲属介绍,他们不再上诉,服从判决。

          从法理上看,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对二人的判决进行了多方考量,量刑适度。然而,罗洋才、罗乾英二人去服刑,一个本来已经达到温饱、准备奔小康的家庭也就塌了。

         罗洋才家有两位年近八十的老人,一个是以前的老工人,一个月有一千二三的退休工资,但因为患有糖尿病高血压等,每月药钱就接近一千元。因为老人有这点退休工资,农村低保等福利也难以享受。

          而事发之前,罗洋才的妻子刚刚怀孕,出生的时候罗洋才和母亲罗乾英已经被刑拘,至今未能见面。

        养活一家的重担全部压在罗洋才的妻子肩膀上,但要照顾两个老人,一个婴儿,一个学前班的孩子,显然不堪重负。

         罗洋才的妹妹读着初中,她提出辍学,把钱省下来,帮助家里干活减轻负担,将来供6岁的侄女和1岁多的侄儿读书。

        但罗洋才的妻子不愿意,她专门请了亲属回来劝,不管怎么难,一定要把书读下去。

        但全家的希望,还是罗洋才原本患病的母亲罗乾英能够早日保外就医或者监外执行,这样她照顾家里老人和孩子,罗洋才的妻子就可以打点零工,在罗洋才回家之前,把这个家养活!      

     

(罗乾英的奶奶)



      在封建社会,一般来说,如果杀死民愤极大的恶霸、豪强等,在乡民联保之下,官府或者皇帝一般会对杀人者进行特赦,并由乡绅给予物质上的帮助,甚至可能在官府的许可之下,立牌建祀,感谢其为民除害。

       综合,黄老五一案,全村联保,死者亲属谅解并求情,黄老五此前的种种恶行,显然符合“为民除害”的标准。

       但现在是法治社会,封建社会这一套显然已经不适应了,毕竟,取人性命,哪怕是正当防卫,也要承担防卫过当的法律代价。

        罗洋才母子二人分别获刑六年,这是他们要承担的法律的代价;但是,从罗乾英的身体考虑,从其家庭情况考虑,如果有关部门能够在符合条件的情况下,尽早为罗乾英办理保外就医,更能彰显法律之下的人情。

          我为罗洋才母子表示遗憾的同时,也感谢能够联名求情的村民,更感谢认为死者有错,放弃民事赔偿,并为杀人者求情的死者亲属!同样,也感谢能够客观办案的警方和酌情判案的法院!

         一个正常的社会,需要法律,需要公义,需要良知,需要人情!




        另: 在2017年5月6日乔木装饰公司的爱心人士为罗洋才的妹妹捐资助学之外,当日下午,又有几位关心这个家庭的朋友总共捐助了4500元,由我改日送达,在此一并致谢。


(判决书略)

独立思想

思想不被左右

独到观点

观点不随大流

独家爆料

微信7971290

 





首页 - 施怀基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