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达,如前世的约定!

摘要: 前世的约定 --- 是我们和色达的缘分。。。距色达县城20余公里有一条山沟叫喇荣沟,顺沟上行数里,蔚蓝苍穹之



前世的约定 --- 是我们和色达的缘分。。。


距色达县城20余公里有一条山沟叫喇荣沟,顺沟上行数里,蔚蓝苍穹之下,银岭碧草之间,数千间赫红色的木屋,如众星拱月般簇拥着几座金碧辉煌的大殿---


它就是藏于深山中的喇荣五明佛学院。




1980年法王晋美彭措上师不顾年迈体弱来到色达县喇荣沟,白手起家,苦心经营,创建了只有32名学员的小型学经点开始,发展到如今金碧辉煌的学院。


无数的红色僧舍,4-5万的常住修行者,庞大的阵势让我目瞪口呆,密密麻麻的僧舍,来往穿行的喇嘛和觉姆,以及那一道道红色的僧袍,无不让人感到祥和、安逸。




蓝天映衬下,山坡上密集的红房子真的很美!信仰的力量是伟大的,总能创造出让人难以置信的奇迹。




喇荣佛学院最令人感到震撼就是这一大片因信仰而修建的红色僧舍,让人仿佛置身于另外一个世界。


虽然早早的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我真正走近那片佛国的时候,心灵还是被震撼了,眼泪不能自止地涌上眼眶,莫名的激动和感动!




我并不是有信仰的人,对佛教的情感远远不及看到金银珠宝来得激动……


但是,那一刻,神圣的信仰、神圣的气场、神秘的精神,我就像被神佛控制住了一样,虔诚得无与伦比,内心只有一种经历千山万水终于朝圣的情怀……





在学院的每一个角落,学员身着僧侣服穿梭在人群,对于学佛诵经这件事,他们风雨无阻。


佛学院的教学楼,举目皆是学员席地而坐的身影,这是一个经书佛化的世界,连空气中也满是信仰。





这里,男修行者叫喇嘛,女修行者叫觉姆。短短时间的接触,让人觉得修行的人非常的淳朴、纯净、安静,给人一种不想被打扰的感觉。





遇到的藏民也要比之前去过的很多藏区的藏民淳朴很多,总是对着你笑,说得最多的话就是谢谢听不懂


学员领取生活物品



学院的菜市场



类似公告栏的木杆



佛具商店



明佛学院创办者,至尊上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法王



喇嘛大经堂


觉姆大经堂



学员不断的涌入,随处可见正在修建的房屋



工人午休

僧舍一般是两层,上层是休息的地方,下层是生活的地方。在这个物资非常缺乏的高原地区,大多数僧侣的生活还是比较的清苦。



学院开设的课程分为显宗和密宗两大部分,而显宗是日后修学密宗的基础,有人以为藏传佛教唯有密宗,其实不然,藏传佛教中显宗同样发达,其从印度翻译的显宗经论之浩瀚并不逊于汉传佛教。




闻思的第一步是学习显宗教法,学院里开设的显宗课程有戒律,因明,俱舍,中观,般若五大类。藏族上课要求特别严格,在第二天上课时,不但要背出头一天的颂辞,而且还要完整的复述出其主要内容。



各科修完一般需四-五年时间,然后经过严格的答辩,于大众前激烈的辩论,过关者可获得堪布的称号。才有资格给他人讲经说法。


十方诸佛菩萨的清净之地——坛城。



在坛城转经时,遇到一个汉族的觉姆,她在佛学院已经呆了16年之久,亲眼见证了学院从一个山头发展成了几个山坡,后来学院的人也越来越多,不管信佛的还是摄影的,全球各地的人们都往这里涌入。




她说这是好事,不管你信不信佛,只要来到这里,多多少少都会感受到一点佛教的文化,弘扬佛法也是佛学院办学的初衷。




坛城原本是藏传佛教密宗里观想的对象。为便于观修,人工制作了可以转绕的坛城,是佛学院最殊胜的地方。坛城有三层,底层设置转经筒。




几乎每个到佛学院来的人都会转坛诚,据说,根据转绕数量不同,下品是108圈,中品是1080圈,上品是10800圈。






天葬的核心是为灵魂不灭轮回转生,秃鹫食人尸骨后,展翅高飞,将逝者的灵魂带入天国,圆满功德,使人坦然面对死亡,并引导生者向善自律。


人走后,回归于天,不带走一草一木,不占用一寸土地,这是对自然的尊重与爱护,先人留下的宝贵风俗,依然默默守护着这片净土,并世代传承。




天葬仪式一般是在130230进行,多的时候10多具尸体,少的时候23具。 天葬在藏民的心目中是神圣的,也是送别亲人转世轮回的最后一程。



很多喇嘛都会在山上观看天葬,天上的秃鹫不停的天上盘旋着等待天葬师的口令,直到天葬师一具一具的剖开所有的尸体,才会下令让秃鹫下来吃。




死者的家属就在一旁边看,直到秃鹫把自己的家人吃到一块骨头都不剩。整个过程听不到家属的哭声,看不到一滴眼泪,一切都是那么安详……






只见一群黑压压的秃鹫把所有的往生者都带上了天空…… 我们都相信,他们都去了天堂……







早在一千多年前,莲花生大师就曾预言,当铁鸟升空,铁马走路的时候,金刚秘法的光芒会将传遍世界。


如今这一预言在色达变成了无可争辩的事实,喇荣五明佛学院的一夜兴起,为秘法的弘扬,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我想念在经堂盘腿而坐静听梵音的时刻;我想念千百个红衣教徒信步而来的壮观与震撼;我想念属于这座高原地带的独特气息和历史痕迹。

我离开了,他们还在,岁月还在。



首页 - 天涯旅游户外俱乐部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