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俺回啦 撸撸撸中文网 黄色图片 撸多宝 婷婷色五月 色五月女王来了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4vvvv.com。俺回啦 撸撸撸中文网 黄色图片 撸多宝 婷婷色五月 色五月女王来了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老公为了小三,竟亲手把我推上手术台逼我流产!

苏瑜躺在冰冷的病床上,淡淡的消毒水气味萦绕在她的鼻端,刺激着她敏感的神经,再过一会儿,她就要被推进手术房了。

 

她睁着发红的眼睛,用最后力气撑起打了麻醉药的身体,伸着手,拉住了床边那人的衣袖,苦苦哀求出声。

 

"求你……求你不要……不要杀死我们的孩子……"

 

男人高大的身影不动,只是轻抬了手臂,挣脱开了苏瑜的拉扯。

 

宋祁东黑眸微眯,泛着寒光的眸子睥睨着,冷声开口,"苏瑜,就凭你也想生我的孩子,你不配!"

 

那冰冷的话音一落,苏瑜分不清是因为心底里的绝望,还是因为麻醉的袭来,她沉沉的一闭眼,就陷入了黑暗中。

 

而眼角的眼泪没有停下来,缓缓地滑进了发丝之间。

 

……

 

三个月过去了,苏瑜每每只要一闻到消毒水的气味,就会想起宋祁东的那一声"你不配",那样的寒冷无情。

 

就算他们结婚三年,就算她是宋祁东明媒正娶的妻子,却还是不配怀有他的孩子。

 

三年前,宋苏两家联姻,宋祁东的哥哥逃婚,为了两家的脸面,身为次子的宋祁东不得不代替兄长跟苏瑜结婚。

 

苏瑜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是那么的高兴。

 

因为宋家的两兄弟,她喜欢的那个人,一直就是弟弟宋祁东,本以为这辈子再也没有希望会跟他在一起,没想到老天爷竟然给了她这样的惊喜。

 

所以苏瑜就算知道宋祁东当时有交往多年的女友,还是同意了婚事。

 

能够嫁给宋祁东,是苏瑜曾经以为最幸福的事情,直到三个月前……

 

她意外怀孕,羞涩又兴奋的告诉了宋祁东这个好消息,然而下场竟然是被宋祁东带去了医院,在他的胁迫下被迫流产。

 

苏瑜在那时才明白,就算她成为宋太太三年,至始至终,都比不上他心尖上的那个人……唐云玲。

 

这是宋祁东前女友的名字,也是苏瑜手中这本杂志女主角的名字。

 

杂志上,有几张模糊的照片,苏瑜一下子就看出了那是她的丈夫宋祁东。

 

照片里,宋祁东亲昵的搂着一个女人,将她小心地护在手臂之下,爱怜的保护着,两人相携往前走……

 

而他们的前方,是一家北城知名的私人诊所,是专门看妇产科的。

 

唐云玲回来了,宋祁东还亲自带着她去妇产科,难道她是怀孕了吗?

 

苏瑜的心里不禁有这样的猜想,而她的手掌更是无意识的放在了自己平坦的腹部之上。

 

她那个才八周的孩子,早早地没了……她不配生下宋祁东的孩子,就因为他认准的孩子母亲只能是唐云玲。

 

一想到这个,苏瑜的脸色更显苍白,明明坐在密不透风的房间里,却觉得有一股冷风从脚边吹过,手脚冰冷的想要瑟瑟发抖。

 

砰地一声,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

 

苏瑜以为是照顾她的张婶来问她要不要吃晚餐,就头也没回的说了一句,"张婶,我不饿,不吃晚餐了。"

 

然而回答她的是久违的……冷厉声音。

 

"很好,我也不是来吃晚餐的,既然你不饿,我们就来做点正事!"

 

苏瑜怔了怔,惊恐的回头过去,只见宋祁东正大步走进房间。

 

他高挺峻拔的身上穿着一套墨黑色的西装,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冷硬的精英气息,房间里明亮的灯光落在他的侧脸上,将他原本就英挺的五官映衬的更加立体。

 

他怎么会来这里……

 

苏瑜迟疑着,自从她流产后,宋祁东没来看过一眼,出院后在家修养了三个月,宋祁东更是不闻不问,今天怎么就来了?

 

宋祁东走到了床边,俊朗的五官上阴霾着一层怒气,仅仅只是斜睨了苏瑜一眼,就开始解开西装外套的扣子,

 

从外套到衬衫,都解到了裤腰上的皮带,苏瑜终于发觉了不对劲。

 

"你怎么来了?"苏瑜故作镇定,开口问道。

 

宋祁东一抬眼,对着苏瑜嘲讽一笑,"我怎么来了你会不知道?如果不是你回去抱怨,我爸怎么会打电话来特意叮嘱我,要我恪守夫妻义务,不要冷落了你。"

 

"我没有。"苏瑜仓皇的摇头否认,她虽然每周都会去探望宋祁东的父母,却从来都不曾说过宋祁东的一句不适,一直谎称自己婚姻幸福,宋祁东只是太忙,才没有一起同行。

 

"你没有?"宋祁东讥笑了下,随后将皮带丢在地上,光裸着上半身逼近苏瑜,掐着她瘦削的下颚,往上一提,"别装了,要不是你,他们怎么会关心我们的房事?苏瑜,不过就是三个月,你就忍不住了,这么想要?"

 

苏瑜被迫仰着脸,眼眸对上宋祁东戏谑的眼神,眼圈逐渐泛红,艰难的解释着,"我真的没有,一个字都没有说。"

 

她眼尾的余光看到掉落下去的那本杂志……

 

暴露了他们婚姻生活真相的人,根本就是宋祁东自己,这样的新闻被刊登出来,宋家两老不怀疑才怪!

 

苏瑜想解释,但是只觉得自己身体一轻,就是一阵天翻地覆的旋转。

 

等她在回神,已经被宋祁东扔上了床,紧跟着,带着一身寒气的宋祁东将她紧紧地压住。

 

"祁东,你要干什么……你快放手,我不要……"

 

撕拉一声,苏瑜身上的连衣裙在宋祁东的蛮力下被撕扯开,又瞬间被扒光了身上的内衣裤。

 

她浑身泛凉,在宋祁东的身下瑟瑟发抖着,"不要……"

 

宋祁东目光阴骘地盯着她,薄唇勾起一抹嗜血的弧度,猛地一挺身,没有任何前戏就直接闯进了她的身体里。

 

"呜!"

 

撕裂般的疼痛让苏瑜忍不住想要尖叫,她紧紧地咬着下唇,将痛苦的呻吟全堵在喉咙里。

 

她的双手抵在宋祁东的胸口上,抗拒挣扎着,"不要……求你放过我……"

 

覆在她身上的宋祁东根本不给她喘息的机会,动作粗鲁的横冲直撞,一下一下的深入,就算苏瑜痛的流出了眼泪,他还是那样的无动于衷。

 

他用力的抓着苏瑜的头发,在她的耳边喘息,"苏瑜,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宋家的少奶奶,我的婚姻,你想方设法的得到了。但是你别妄想让我爱上你,更别想生下我的孩子!"

 

这根本不是做-爱,而是宋祁东给她的凌辱。

 

男人,就是这样的野蛮自私。

 

宋祁东不给苏瑜怀孕的机会,却还是射在了她的身体里,在几次宣泄后,毫不留念的翻身下床,然后亲眼看着苏瑜吃下避孕药,才冷漠的转身离开。

 

听到关门声,苏瑜才算是真的松了一口气,浑身疼痛又疲累的躺在床上,腿心处的异样,弥漫在空气里的欢爱气息,这一切都在提醒苏瑜宋祁东对她所做的一切。

 

她明明很累,但是毫无睡意,神智还越发的清醒。

 

三年了……苏瑜,三年了……

 

三年婚姻,在被逼流掉孩子的那一刻,她就应该清醒了。

 

就如同宋祁东自己所说的,她成为了宋家少奶奶,得到了他的人,还是没办法得到他的心。

 

她在这个痛苦的囚牢里苦苦挣扎了三年,也是该选择放手了。

 

而她的出路,只有……离婚。

 

苏瑜想了一晚上,等到了天色蒙蒙亮,这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可是没睡多久,她又听到了急促的敲门声,猛地从睡梦中惊醒,还以为是宋祁东去而复返,用力的拽紧了手里的被子。

 

"太太,太太,你醒了吗?"张婶的声音隔着房门传进来,有些发急。

 

苏瑜这才喘上了一口气,嗓音沙哑的开口,"张婶,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太太,刚才苏夫人打了电话来,说是你父亲进医院了,请你过去一趟。"

 

闻言,苏瑜顿时一惊,马上从床上坐了起来,滑落的被子露出她雪白身躯上的斑斑点点,青红交错,看着是那么触目惊心。

 

但是这一刻苏瑜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她一边回答张婶,一边下床换衣服,双脚刚落地,又是一阵钻心的刺痛。

 

为了遮住宋祁东留下的痕迹,就算是已经初夏,苏瑜还是穿了一件中领的衣服,穿着妥当了,快速出门。

 

***

 

等苏瑜到了医院,听到的却是一个噩耗。

 

她的父亲,苏建伟中风了,此刻还在手术室里。

 

要知道,苏建伟今年不过五十五岁,保养得宜,身体十分健康,闲暇时还喜欢打打小白球做运动。

 

在苏瑜的心里,是一个十分伟岸的父亲,但是今天却突然倒下了。

 

"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爸的身体一向很好,怎么会突然中风的?"苏瑜扶着母亲周明莲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坐下。

 

苏母已经哭得不可抑制了,她不能再在这个时候自乱阵脚。

 

"小瑜……是爸妈对不起你,我们苏家……我们苏家就要破产了。"苏母抹着眼泪,又告诉了苏瑜一个噩耗。

 

苏瑜的心中瞬间一片悲凉,安抚着苏母的情绪,让她缓缓往下说。

 

这事情,还要从半年前说起……苏建伟交友不慎,被人骗着去做投资,砸了五千万下去,可是最后却血本无归。

 

这五千万又造成了公司内部的资金链断裂,引发了一连串的问题。

 

供应商的款项无法支付,客户的订单出不了货,恶性循环之下,苏家的企业已经岌岌可危。

 

苏家两老瞒了苏瑜半年,到如今瞒不住了,才全盘托出。

 

"小瑜,还好你已经嫁给祁东了,就算我们苏家破产了,你也是宋家的媳妇,还能好好过日子。"苏母抓着苏瑜的手,欣慰着说。

 

 看着母亲闪着泪光的双眼,还有眼神里对她这段婚姻的期待,苏瑜的喉咙里就跟是梗了一根鱼刺一样,难受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她的父母在她跟宋祁东的婚姻上,寄托了她后半辈子的希望,她又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说她想离婚。

 

"妈,公司的情况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苏瑜知道自己的公司是她爸爸一辈子的努力,就是应为承受不住毁于一旦的打击,苏建伟才会突然中风。

 

她是家里唯一的孩子,苏家两老从来不曾逼她接掌家业,这样的父母,是她几世修来的福气。

 

如今也是到了她撑起这个家的时候了。

 

苏母的眼神闪烁着,犹豫到,"办法也不是没有,可是……"

 

"妈,到底是什么办法,你告诉我。"苏瑜求着苏母说出来。

 

苏母为难的看着女儿,禁不住她的苦苦恳求,才开口,"银行那边你爸都去试过了,能够贷款出来的资金杯水车薪,对公司的现状没有多少帮助。现在能帮我们的人,只剩下宋家了。宋家如今的产业是我们的几十倍,五千万对于他们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虽是如此说,但是苏母也有着她的顾虑。

 

"你爸一直不同意这么做,因为只要我们跟宋家开口,你跟祁东的关系就会不平等,小瑜,你爸是不想让你吃亏。"

 

听着苏母将这些事情娓娓道来,苏瑜的心里又酸又涩着。

 

半年来,她竟然一点没发现父母的异样,要不是苏建伟这次出事,说不定真的要到公司破产的那一天,她才会知道。

 

 

 

"妈,你别担心,等爸手术结束,我这就去找祁东借钱。"苏瑜沉了沉思绪,心里有了结论。

 

"可是你跟祁东……"苏母还是那样的不放心。

 

苏瑜摇了摇头,"没关系,祁东会理解的,他一定会答应借钱给我们的。"

 

至于她跟宋祁东婚姻里的平等关系,从来都不存在,又何必担心。

 

一个小时后,临近中午,苏建伟的手术才结束。

 

苏瑜看着躺在病床的父亲,鼻尖又是一阵酸涩,差点就要哭出来了,强忍着泪水。

 

跟苏母一起去医院食堂吃了饭,她这才离开,去了宋氏集团。

 

近几年,宋氏集团在宋祁东的掌权之下,无论是规模和经营范围都在不停地扩张,在北城商场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结婚三年,这还是苏瑜第一次来宋祁东的公司。

 

凭着三年前满城刊登的"盛世婚礼"照片,苏瑜顺利通过了前台,到了十八楼,宋祁东办公室所在的楼层。

 

可是要见到宋祁东,却比苏瑜想象的难多了。

 

"宋太太,对不起,宋总现在正在开会,请你在会客室稍等。宋总开完会后,我会替你通传。"跟他说话的人是宋祁东的助理陈申。

 

他的话语虽然还算客气,但是在言辞间,带着跟宋祁东如出一辙的冷漠讥讽。

 

"谢谢陈助理。"

 

苏瑜礼貌的回了一声,走进会客室礼,等着宋祁东开完会。

 

在漫长的等待过程中,时而有闲言碎语飘进苏瑜的耳朵里。

 

"这就是宋太太?我来了公司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连公司年会,宋总都没带她出席过。"

 

"听说宋总当初是被迫结婚的,逼不得已才娶了她。不然以宋总的眼光,怎么会看上她这种长相身世都一般的女人。"

 

"最近的八卦周刊看了没,宋总陪着别的女人去看妇产科,啧啧,难道是对方怀孕了,而宋太太三年来肚子都没点消息,该不会是宋总根本不碰她吧?"

 

"说不定就是这样!杂志上不是说了,那个女人是宋总的前女友,没想到宋总这么专一,就算被迫结婚了,还是只爱她一个。宋太太也就是家里的一个摆件。"

 

"哈哈,你说的宋太太就像是一个花瓶一样。"

 

"那可不是,连花瓶都不如。花瓶你要是不喜欢,还能丢,还能扔,可是听说这个宋太太把董事长夫妇抓的牢牢地,宋总连提离婚都不可以。"

 

"这种女人,果然心机最深了。"

 

……

 

苏瑜将一切都听在耳里,这三年来,类似的话她没少听过,甚至更难听的都有。她曾经以为,时间久了,就会麻木的,可是今天听起来,还是那样的刺耳。

 

她坐在会客室的椅子上,双手不由自主的握紧成拳,努力压抑着涌动的情绪。

 

等了两个小时,宋祁东的会议终于结束了。

 

苏瑜一直紧盯着,远远地看到他西装革履的走过来,身后还跟着几个主管模样的人,她立马站起来,就想走过去。

 

却在会客室的门口被陈助理拦住了去路。

 

陈助理微蹙眉心,神色相当不耐烦,"宋太太,我刚才就跟你说了,要等我通传了,你才能过去见宋总。"

 

苏瑜心里憋着一口气,竟然连一个区区的助理都敢这么对她,但是想着自己是来借钱的,还是忍了。

 

"麻烦陈助理告诉祁东一声,我有重要的事情要立刻见他。"

 

陈助理扫了她一眼,去了宋祁东的办公室,再回来,他的回答却只有冷冷的四个字,"宋总没空。"

 

宋祁东连接她电话都不愿意,又这么会愿意见她。

 

苏瑜深吸一口气,耐着性子说,"陈助理,请你告诉宋总,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他,等他有空了留五分钟给我,五分钟就够了。"

 

"宋太太要是愿意等,就等着吧。"陈助理不屑着,转身离开。

 

苏瑜继续坐在她刚才的位置上,等着,连一个给她倒杯水的人都没有。

 

她就算觉得口渴,却也不敢离开,就怕宋祁东在这时候走了。

 

时间不停的流逝,漫长的等待之下,苏瑜的脑袋变得晕沉沉的,浑身有种发烫的感觉。

 

她摸了摸额头,滚烫的,又带着汗,这才惊觉自己是发烧了。

 

昨天一夜折腾,早上的意外让她无暇顾及自己的身体,一直强撑着,到这一刻,她逐渐开始撑不住……

 

"不能睡,绝对不能睡……我一定要见到他……"

 

苏瑜用力的撑着眼皮,但是意志倒塌在身体的疲惫之下,一边嘤咛着,一边趴在了桌子上......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开启精彩序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