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俺回啦 撸撸撸中文网 黄色图片 撸多宝 婷婷色五月 色五月女王来了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4vvvv.com。俺回啦 撸撸撸中文网 黄色图片 撸多宝 婷婷色五月 色五月女王来了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我现在已经对退款不抱希望了,只是希望能不要影响到十一月初的考试。”

调查丨网盘授课、“唐人朱熹”:考证培训机构无证上岗?


网盘授课、“唐人朱熹:考证培训机构无证上岗?

采丨二无影 山鬼

文丨山鬼

编丨木木


2017年10月1日,施炎(化名)与四名同班同学决定去一家名为“泰欧克”的教育咨询公司(以下简称“泰欧克”)讨个说法。几日前,她试图在QQ上与“泰欧克”的负责人刘某进行协商,在两方多次交涉后,他们决定在10月1日的教师资格证考试辅导的课堂上进行对质。


(施炎与刘某的聊天记录截图, 受访者供图)


事情始于2016年3月,当时大一的施炎通过同班同学的宣传知道了“泰欧克”,这家机构在广告中称自己“专注教师资格证培训”。施炎没有犹豫就报了名,就读于中文系的她本就打算在本科毕业前考取教师资格证,更何况这个培训是自己同班的熟人介绍的。


疑点重重的服务


在缴纳了1000元的面授培训费后,她被拉进了学员内部QQ群。常识记者了解到,目前,该群除了机构的两位负责人外,共有284人。


施炎与同期报名的学员都在交费后拿到了一份报名信息的副本,正面是教师资格证的报名信息,且加盖了“泰欧克”的公章,背面是学员报考服务协议。协议中规定了机构应为学员提供的教材资料和服务指导,但并未注明退款事项,也未标明收费细则及收费标准。


(学员手中的报名信息副本及协议,受访者供图)


但这是施炎及同期报名学员手中唯一的书面凭据,除此之外,他们没有与“泰欧克”签订其它的合同及协议。施炎告诉常识记者:“当时没想过会有问题,因为介绍的同学自己也报名参加了。"


根据施炎提供的信息,常识记者联系到当时介绍她加入“泰欧克”的同班同学王家成(化名)。他透露,当时介绍他去做兼职宣传的是他所在学生组织的学姐,因为该学姐向他保证是靠谱的机构,所以并没有怀疑。据悉,王家成先后介绍了4-5人报名“泰欧克”,他的提称为“50元/人”。在发现授课质量问题后,他曾问过该学姐,但对方否认此事与自己有关。


报名缴费后的一年间,“泰欧克”的学员内部群沉寂了下来,而在广告中承诺的“开班时间最早5月,最迟9月”,最后定在了“最迟的”9月。


但就在9月23日第一次面授课程结束之后,施炎和她的同学发现了问题。


首先是上课地点与广告中的不符。在一年前的宣传中,“泰欧克”称,为方便学员往返,上课地点将定在西南民族大学或四川大学江安校区附近,但最后通知学员的地点则是在四川大学望江校区小北门附近的写字楼中。除此之外,施炎及一些学员对第一堂授课十分不满,“老师就是在讲自己当教师的心得”。内部学员的QQ群里,也有人提出:“老师讲课逻辑不够严密,缺乏说服力。”


实际上,“泰欧克”提供的培训课程除了面授外还有网课。报名网课班的俞荔(化名)在2016年3月交完费后,就拿到了授课视频。俞荔告诉常识记者,网课视频先后通过“百度网盘”的链接分享,并非网页实时授课。而视频开头的水印也证明其来自其他机构,并非“泰欧克”原创。


(“泰欧克”分享的网课截图,受访者供图)



“不便透露”的资质证明



发现问题的学员在内部群中质疑“泰欧克”的资质,希望其负责人刘某能够公布其经营资质、办学资质、授课教师的资质、购买资料的发票、场地证明等。线上沟通多次后,双方决定于10月1日的面授课上进行协商。


2017年10月1日下午,常识记者跟随学员对“泰欧克”进行暗访发现,当日下午的课程是“教育知识与能力”,由一何姓女教师授课。在讲述“课堂”在中国的发展这一内容时,该教师多次将宋朝理学家朱熹说成是唐朝人,学员认为其缺乏基本常识,并质疑该教师的授课资质。


(“泰欧克”教师资格证培训教室现场 常识记者山鬼摄)


据了解,该教师曾在课堂透露自己来自四川师范大学,但常识记者发现,在与学员的交涉中,她拒绝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所在学院及职位,并称“这(向学生告知自己的真实信息)并非自己的义务”。随后,常识记者跟随学员向“泰欧克”负责人刘某求证该教师的信息,刘某也以“这是机构的商业秘密”为由拒绝回复。


在学员与机构双方的交涉中,刘某出示了机构的营业执照、办公场地证明及备案记录,但并没有提供学员要求的“办学许可证”。对此,刘某解释说:“机构的性质为教育咨询公司,其提供的是教育咨询服务及培训,并非授课和办学。”对学员要求提供的资料购买发票,刘某则表示购买时并未开具发票,但保证教材及各类资料是通过正规途径购买。而对学员希望更换授课教师、提高授课质量的诉求,刘某称:“机构不能提供额外服务,如果需要提供的话需要额外收费。”


在暗访的过程中,常识记者还发现,“泰欧克”的授课场地是与其他教育机构合用。10月1日下午5:30课程结束后,有一其他培训机构的男子走进教室,要求“泰欧克”拿走其放于教室的资料及贴在教室墙壁的横幅。而在“泰欧克”给学员通知的地点信息中,也标明了是与某考研机构的合作办学点。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公开的资料显示,“泰欧克”于2016年4月6日成立。其经营范围包括“教育咨询、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策划、翻译服务、语文课外辅导、数学课外辅导、英语课外辅导、物理课外辅导、化学课外辅导、生物课外辅导。”其中并未涵盖其正在提供的教师资格证培训服务。而多名学员反映,其法定代表人刘某是四川大学毕业生。


常识记者随后从成都市教育局法规处了解到,“泰欧克”未在教育局备案,且未取得“办学许可证”。针对刘某“机构提供的是教育咨询服务及培训,并非授课和办学”的说法,成都市教育局法规处的工作人员表示,只要提供面授培训服务,就必须要在当地教育局办理“办学许可证”。至于授课场地方面,常识记者致电武侯区政务管理中心了解到,文化类培训机构需具备300平方米以上的办学场地,且该场地只能为同一机构使用,不得两家机构合用。



“我现在已经对退款不抱希望了”



在诉求无果后,施炎要求“泰欧克”进行退款,但被拒绝。2016年3月签的服务协议里并没有注明退款的事项,这使得学员的维权变得十分艰难。


据了解,在今年6月,即2017年下半年教师资格证报名前,刘某曾组织学员群进行过信息核查,并可进行退款、转改等服务,截止时间是6月17日晚11:00。但常识记者翻看学员内部群聊天记录发现,刘某并未逐个通知学员,也未在群公告中发布退、转、改的消息。多位学员表示自己并不知道可以进行退转操作。


文新学院大四的武雪然(化名)当时看到了这条消息,但她告诉常识记者,当时(6月17日前)并未开课,大家也并不知晓授课质量,所以大多数没有选择退款。


2017年10月9日,在望江法律援助中心志愿者的帮助下,武雪然拨打了成都市市场及质量监督管理局的电话,对“泰欧克”进行投诉。截至发稿前,这一案件尚在处理中。


(案件受理进程网页截图,受访者供图)


“我现在已经对退款不抱希望了,只是希望能不要影响到十一月初的考试。”武雪然说。



 

常识地图

【维权】

相关稿件


川大学生退款维权记录:驾校合同的错漏迷离


“2+x”中美双学位|馅饼还是陷阱?


“大神”经济丨一场“学霸“养成风波